返回

末代2道长往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四百四十二章 替罪童子
    疤脸听罗老大嘀咕,挪挪屁股朝老松树下面看了一眼,随即抬头冲罗老大“啊啊”叫了两声,好像很赞同罗老大的话。=杂∥志∥虫=

    罗老大又叽里咕噜说了几句,我虽然听不懂他在说啥,但是听他话里的口气,好像在质疑、或者在担心啥,随即,罗老大朝整个山峰扫了一眼,好像在看周围有没有人,我们几个赶紧猫低了身子。

    停了一会儿,罗老大冲旁边的小年轻嘀咕几句,小年轻立马儿把手里纸糊的招魂幡扯烂了,就见招魂幡里面,居然藏着一把小铁铲。

    我一看,这是个啥意思,挖个坑还至于把铁铲藏到招魂幡里面吗?这一点,我直到现在都没弄明白,后来陈辉倒是无意间跟我说过那么一两句,说是有些地方给死者出殡,不但属相相冲的要回避,跟着送葬的人,身上还不能带铁器,要是带有铁器,绝对不能让铁器见光,说是铁制品都是经过烈火煅烧出来的至阳至煞之物,会让死者亡魂不安。

    这说法倒也不假,在古时候,每一件铁器,都能当做伤人的工具使用,哪怕是一根铁针。就现在这时代,怕小孩出门被鬼魂吓着,给孩子衣服上别跟铁针,也分外好使,但是,我不怎么建议给孩子带铁针,孩子好动,别没把鬼给吓着,把孩子给扎了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罗家人把铁铲藏进引魂幡里,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。

    这时候,罗老大朝松树下面一指,小年轻抄着铁锨挖了起来,小年轻所挖的地方,正是我们之前挖过的。

    陈辉见状,身子动了动,似乎有点儿沉不住气了,他最不希望看到老道士的遗体给人挖出来。

    我这时候下意识朝天空看了一眼,还在下着雨,整个儿天空漆黑如墨,我心说,这次咋没有闪电了呢,再落下几道,劈死他们呀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儿,忽然起了风,我们几个相互看了一眼,这风跟我们之前埋老道士时遇上的极为相似,我连忙给身边的强顺打了个手势,做出一个给手上吐唾沫抹胸口的动作,我的意思是让强顺把阴阳眼弄开看看。

    不过,这在这时候,疤脸抬头朝天空看了一眼,“啊啊”大叫两声,抬手指向了天空,我也连忙抬头朝天上看了一眼,就见漆黑如墨的天空中出现一道电流,就好像一条银龙在天空中游走,景象十分奇特。

    我再次催促强顺,赶紧把阴阳眼弄开看看,是不是又出现啥“天机”了,强顺磨磨蹭蹭把衣裳撩开,把胸口的血抹掉了,与此同时,天空中“轰隆”一声,银龙般的闪电笔直地落了下来,疤脸“啊”地一声惊叫,罗老大和小年轻同时抬头朝天上看去。

    闪电的目标似乎是罗老大,直直地朝罗老大头顶劈落,我一看,这也不用我们跟他正面冲突了,老天爷要替我们收拾他,眼看雷电就要落到罗老大头顶上,突然,一个中途转折,朝坐在地上的疤脸劈了过去,“轰”一下,劈在了疤脸的驼背上,疤脸顿时狠狠一个激灵,一头栽了下去。

    紧跟着,天空中雷声滚滚,无数电流犹如小银蛇一样,漫天游走,场面十分惊人,罗老大叫一声,招呼了身边的小年轻,小年轻这时候看着天空都傻了,连手里的铁铲也落了地。

    罗老大见状,过去一巴掌打在了小年轻脸上,叽里咕噜一通,小年轻回神,两个人抬起地上的罗瞎子就走,这时候,第二道闪电劈了下来,还是朝罗老大劈下的,但是,眼看要到罗老大头顶,闪电又拐了弯,“轰”地一下,又劈在了疤脸身上,疤脸这时候似乎早就失去了知觉,整个身体被雷劈的在地上跳了一下,一动不动,不知道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罗老大和小年轻根本就没管他,抬着罗瞎子就下了山,天空中,无数闪电又合成一股,在天上游走一阵,逐渐消失在了天际。

    雨还在下着,风,却停了。我扭头看向强顺,“都看见啥了?”

    强顺呆呆地,许久才莫名其妙说出一句,“我、我想起来咧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这都哪儿跟哪儿呀,低叫道:“我问你都看见啥了,在想啥呀你!”

    陈辉从草窝里站了起来,打眼朝老松树旁边的疤脸看看,迈脚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顿时着了急,罗老大刚走没一会儿,这时候出去别给罗老大发现了,我低叫了他一声:“道长,您要去干啥呀!”

    陈辉头也不回说道:“我看哑巴好像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我叫道:“您管他死活呢!”

    陈辉没理会我,径直朝树下走去,傻牛见状,跟着陈辉也走了过去,我扭头又问强顺,“刚才看见啥了,天是不是又漏了?”

    强顺呆呆地摇了摇头,跟撒癔症似的,答非所问说道:“黄河,你、你还记得那条没头的大长虫不?”

    “咋了?你咋突然问这个呢?”

    强顺一脸惊愕地看了我一眼,“我、我想起来咧,那、那天晚上,咱们跟大长虫打了一夜,最后、最后那白头发老前辈,从天上劈下一道雷,把蛇头劈没咧!”

    我眨巴了两下眼睛,“你、你说啥呢,我咋没听明白呢?”

    强顺说道:“咱身上的伤,第二天起来,浑身疼,却找不见伤口,你还记得不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“咋不记得,我现在身上还疼呢,你到底想说啥?”

    “那、那些伤,都是咱那天夜里,跟大长虫打架弄的,咱跟大长虫打过架,还是咱们把它从石床下面放出来咧。”

    我又眨巴了两下眼睛,“王强顺,你到底在说啥呢,我咋听不懂呢?”

    “黄河,强顺,你们俩赶紧过来。”就在这时候,陈辉喊了我们一声。

    我们俩同时朝老松树下面一看,就见陈辉坐在地上,抱着疤脸的上半身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过来!”

    我极不情愿地应了一声,和强顺一起从草窝站起身,来到了老松树下面。

    陈辉抬头看看我们两个,“这哑巴还活着,咱们想办法把他带下山去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我跟强顺一听,俩人眼睛珠子都瞪大了,先不说别的,这丑八怪命够大的啊,上次那些雷,把人腰粗的松树都劈成了两截,这家伙连着挨了两下居然还活着?这是命真大呀,还是命真硬呀?

    “你们俩还愣着干什么呢,还不快帮忙。”

    没等我说啥,强顺说道:“道长,咱救他们干啥呀,别、别把天上的老前辈惹急了,再放雷劈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我跟陈辉同时看向了强顺,强顺唯唯诺诺说道:“这次的雷,是那个白头发老前辈在天上放的,还、还有那条大长虫,也是他放的雷”

    陈辉把怀里的疤脸交给了傻牛,傻牛托起疤脸的两条胳膊,就往他自己身上背。

    我跟陈辉愕然地对视了一眼,强顺继续说道:“白头发老前辈,在天上警告罗老大,不叫他们挖,罗老大听不见,疤脸听见咧,可是疤脸不会说话,老前辈生气,就往下放雷咧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些雷咋劈到了疤脸身上呢,他该劈罗老大呀。”

    强顺说道:“是、是劈罗老大的,谁知道,雷落下来就拐了弯儿,那老前辈就、就在天上说了一句啥啥,原来还有‘替罪童子’,然后又劈下一道,本来还是劈罗老大的,谁知道,又落到疤脸身上咧。”

    听强顺这么说,我跟陈辉又相互看了一眼,替罪童子?

    傻牛这时候,已经把疤脸背到了身上,傻乎乎冲我们笑笑,“狗,师父狗,下沾。”

    傻牛的意思,可以下山了,他可以背着疤脸下山。

    陈辉冲我们轻轻一摆手,示意几个人下山,这时候,雨还在下着,山体泥泞湿滑,下山要比上山困难的多,更何况,我们还带着一个半死不活的。

    等我们挣扎着下到山底的时候,感觉天都快亮了,罗老大和小年轻早就不见了踪迹,毕竟他们带的是一具尸体,真不行,把尸体往山下直接滚就行了。

    陈辉想把疤脸带回山洞,我咬死了不同意,山洞是我们几个的藏身处,把疤脸带过去,等他醒过来,我们无疑全都暴露了。最后,我们选择了之前那个木屋,也就是另一位老道士隐修羽化的木屋。

    天色蒙蒙亮的时候,我们来到了木屋,陈辉让我们把疤脸的上衣脱下来,想给他检查一下身体。

    然而,等我们把疤脸的上衣扒下来以后,我们全都惊呆了,就见疤脸整个上半身,就没一块好肉,不是就是刀疤,还有一些红色的、青色的,看不出到底是啥造成的伤痕或者淤青,简直叫人心惊胆寒、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陈辉看完说道,像身上这么多奇形怪状伤痕的人,能活着就是天大的奇迹,看看疤脸身上,再疤脸这张因烧伤变的其丑无比的脸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这还算是个人吗?我们没有脱下他的裤子,估计,疤脸下半身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陈辉看罢,一脸的悲天悯人,显然在心疼疤脸,连连叹息。

    山上的那两道雷,全劈到了疤脸的驼背上,陈辉等自己的情绪稳定以后,翻起疤脸的后背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就站在旁边,我也瞅了一眼,就见疤脸的本来就伤痕累累的驼背上,有两个拳头大小的黑青,像是刚刚弄上去的新伤。

    陈辉说,这两团黑青,应该就是被雷劈中的地方

    感谢“方玄”打赏的皇冠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