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末代2道长往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四百四十四章 老二老三
    草稿,明天修改,今天这章有点混乱,当时实际的情况,不是这个样子的,但是有些东西,不能按真实的情况写,只能这么改写了。∏杂ξ志ξ虫∏

    刚才一个人影都没有,这时候,咋一下子出来这么多呢,从哪儿冒出来的?

    我想转身尥蹶子跑路,但是,身子却沉重无比,根本挪不动脚步,真跟深陷泥潭了似的,我连忙给自己稳了稳神,打眼朝院里这群人一看。

    就见在人群的前面,站着两个人,看样子像是带头的,俩人身材都不高,典型的南方人,其中一个,浑身漆黑,就像给黑烟熏透了似的,另一个,满身的血迹,身上的衣裳破烂的一道一道的,好像给人砍了无数刀似的,整个儿血呼啦的。

    在俩人身后,站着几十号人,其中有几个,手里拿着扫帚,另外一些人,分别拎着木桶、端着盘子等等。

    我一看,这咋有点儿不对劲儿呢?尤其那个浑身是血的,都成血人了,看来受伤不轻,居然还能站着?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黑乎乎的家伙,沙哑着声音问道,这家伙,不但身上给烟熏透了,嗓子好像也给烟熏了似的,叫人听着都替他难受。

    我稳住神儿,反问了一句: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黑家伙和血呼啦的家伙对视了一眼,黑家伙回道:“我们就是这家里的人,你三番五次出现在我们家附近,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三番五次?”闻言我就是一愣,他咋知道我出现过好几次呢,随即试探着冲黑家伙问道:“前天晚上,我在门口锅里拿了几根竹筒饭,绊我一跤的就是你吧?”

    黑家伙缓缓摇了摇头,“推你的是我,绊你的是我二哥。”

    血呼啦的家伙随即接口说道:“绊你的是我,我就是他二哥。”

    我立马儿把眼睛看向了血呼啦的家伙,这家伙,声音正常,不过,他这长相看着挺眼熟,好像在哪儿见过。黑家伙看不出年龄,这个血呼啦的,看着也就二十七八岁,长的这模样,越看越像一个人,叫我忍不住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黑家伙问道:“你是从哪儿来的,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看了黑家伙一眼,咽了口唾沫说道:“我刚才进门的时候已经说了,我来找罗家的人,帮我下个咒,咒个仇人。”

    黑家伙沙哑着声音笑了起来,“你浑身冒金光,谁敢跟你结仇,你三番五次出现在我们家附近,今天趁着家里没人,居然溜了进来,恐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吧。”

    我又咽了口唾沫,这黑家伙还挺精的,不过,这时候我完全可以断定,这黑家伙和血呼啦的家伙,应该就是罗家的护宅鬼,他们身后那几十号,也都不是人,应该都是给罗家打杂的,而我这时候,百分百魂魄出窍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埋怨自己,太大意了,一心想着到水池那里看假山,我就没想想,人家为啥敢把大门敞开着,这跟之前中罗瞎子那邪术如出一辙,上次就差点儿没命,这次居然还不长记性,真他娘的好了伤疤忘了疼、记吃不记打呀!

    我裂开嘴冲黑家伙和血呼啦的家伙赔笑道:“你们不相信我呀,我真的是来求助的,你们能帮帮我吗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是求助的,你先说说你是哪儿的。”黑家伙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寻思,答道:“我我是安徽亳州的,俺们家不是,我们家附近,有个太清宫,里面有个坏道士,他想害我,我、我就跑来找罗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血呼啦的闻言,上下打量了我一眼,“你听谁说我们家能帮你?”

    我回道:“道观里还、还有一个好道士呀,他跟我说的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”黑家伙说道:“你浑身冒金光,应该是河南姓刘的那小子吧,偷了我们家传世的铜牌,到处找地方想要破掉,没想到,你真的找来了!”

    我朝黑家伙看了一眼,看来浑身的金光出卖了我,不过,这俩家伙到底是谁呢?

    我狡辩道:“啥铜牌呀,我可没见过,我就是来这里求助的,你们能帮我就帮,不能帮我,我就走了。”说着,我又使劲儿转了转身,奶奶的,身子根本动不了,似乎我的魂魄出窍以后,直接给我禁锢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走了吗,老老实实把铜牌交出来。”血呼啦的家伙说道。

    我扫了黑家伙和血呼啦的一眼,“你们是谁,你们是罗家的人吗,就算我有铜牌,凭啥给你们!”

    黑家伙沙哑地又笑了,“果然是你,我们家里人到处找你,没想到,你自己送上门了。”随即,黑家伙扭头对血呼啦的家伙说道:“二哥,这次不用大哥动手,我们两个就能给四弟、五弟报仇了!”

    “啥?”我一听,眼睛珠子当即瞪大了,“你们你们就是罗老二跟罗老三?”

    两个家伙谁也没理我,像两个死神似的,缓缓地朝我走了过来。就在这时候,身后突然传来强顺的喊叫声:“黄河!你咋啦!”

    我顿时一激灵,黑家伙跟血呼啦的家伙,同时朝门口看去,我这时候,身子不能转动,脖子朝后怎么扭,也看不到院门那里,顿时大叫了一声:“强顺,你别进来,进来就出不去了!”

    强顺这时候的阴阳眼开着,他要是在门口,应该能看见我的魂魄,也能听见我魂魄喊叫的声音,同时,他很可能也能看见罗老二跟罗老三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强顺立马儿回道:“刚才我给你摆手,不叫你进,你非要进,现在我咋办呢。”

    我闻言顿时一愣,奶奶的,刚才强顺冲我摆手,原来是不叫我往院里进,我还以为唉,算了,我大叫道:“你把我的肉身从院里弄出去,我的魂魄跟着就出去了,对了,门口对面有根长竹竿子,你用竹竿子想想办法,把我肉身弄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话见,黑家伙和血呼啦的家伙已经来到了我身边,“你以为,破我们家的禁魂阵有这么容易吗,就算他把你的肉身弄出去,你的魂魄也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了心里顿时一沉,难道,今天真的要死在这儿了么?我随即把眼睛一闭,聚精会神,开始使劲转动身体,希望能让自己动起来。

    黑家伙和血呼啦的家伙,只是打量我,却没有对我动手,这时候,身后有了动静儿,传来一阵拖拽声,好像强顺拖动了我的肉身。

    黑家伙跟血呼啦的家伙顿时大急,黑家伙对血呼啦的家伙叫道:“二哥,铜牌就是尸体身上,尸体要被那小子拉出去了,我去把铜牌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血呼啦的家伙一把拉住了黑家伙,“咱们是魂魄,不能碰铜牌,不然会被收进铜牌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血呼啦家伙朝我看了一眼,“拿他的魂魄,交换铜牌,外面那小伢子是阴阳眼,能看见我们,跟他做一场交易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顿时大叫道:“强顺,铜牌在我衣裳兜里,别给他们!”我话音一落,黑家伙抬手要打我巴掌,血呼啦的家伙想要阻止,但是晚了一步,一巴掌落在脸上,我没觉得疼,黑家伙反而痛叫一声。

    血呼啦的家伙当即说道:“有人在护着这小子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强顺那边回了一句,“知道了,不过,你的魂魄咋出来呢?”

    我趁势说了一句,“我没事,有人在护着我呢。”其实,我就是顺着罗老二说的,我没感觉有人在护着我,要是护着我,还能叫我落进陷阱里吗?

    俩家伙闻言,罗老三大叫一声:“我先去把外面那小伢子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我连忙叫道:“强顺,赶紧撒尿,把尿抹到手上跟脸上!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过去对付你。”

    强顺叫道:“抹尿管用么?”

    “听我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强顺又说道:“再等一会儿,你的肉身就要拖出来咧”

    黑家伙离开了我的视线,紧跟着,身后安静了下来,我心说顿时一跳,强顺不会遭毒手了吧。

    我一咬牙,猛地把转身一转,这一次,居然给我转动了,一百八十度,正面冲向了院门,这时候,就见自己的肉身在门口瘫着,强顺站在我肉身旁边,手里拿着一根两米多长的竹竿这,罗老三,也就是黑家伙,站在强顺对面,正在跟强顺对峙。

    我一看,竹竿子一头儿,突突冒着红色的火焰,我冲强顺大叫了一声:“你把尿撒哪儿了?”

    强顺朝我看了一眼,“撒竹竿子上咧,你都魂魄出窍咧,还捉弄我,我才不往脸上抹尿呢。”

    这熊孩子!

    突然,罗老三身后猛地出现一条黑影,速度很快,黑影似乎抬起一只手,在罗老三肩膀上拍了一下,罗老三顿时一声惊叫,整个人飞了起来,从外面飞过院墙,栽进了院里。

    血呼啦的家伙见状大叫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黑影连停都没停,瞬间又消失不见了,留下一句冷冷的话,“灭你们的人”

    罗老三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,罗老二连忙过去扶他,罗老三看看罗老二,低声问了一句:“二哥,家里那句祖训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感谢“景瑞寓蓝湾”的百元红包,感谢“紫晶灵儿01”打赏的皇冠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