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末代2道长往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四百四十五章 罗家众魂
    黑家伙罗老三看看强顺,又看看强顺手里冒火的竹竿子,哑着嗓子阴测测笑了起来,“小伢子,把你手里的玩意放下吧,就凭你还不是我的对手。∫杂∠志∠虫∫”

    强顺战战兢兢的,把手里的竹竿子攥的更紧了,“我、我才不怕你咧,你、你过来试试!”

    罗老三笑着迈过我的肉身,把胸口冲向了冒火的竹竿头,强顺见状,攥着竹竿子胆怯地朝后退了两步,“你、你再过来,我、我就对你不客气咧!”

    罗老三又瞥了一眼竹竿子,没再理会强顺,弯腰去翻我的肉身,看样子是想去找铜牌,罗老-二见状,大叫一声:“老三,别碰铜牌,被铜牌收进去就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罗老三满不在乎地回了一句:“放心吧二哥,我心里有数”不过,罗老三话音没落,强顺冷不丁抡起竹竿子,朝罗老三头顶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罗老三似乎早有防备,连忙朝旁边一躲,强顺一竹竿砸空,所幸强顺收留的及时,要不然,竹竿子就给我砸肉身上了,不过,还没等强顺把竹竿子彻底收回,罗老三猛地朝强顺冲了过去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强顺猝不及防,“啊”地惊呼一声,等他稳住神儿,竹竿子的中间部位,已经被罗老三抓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我顿时冲强顺大叫了一声:“你别松手,他们是鬼魂,阳间的东西他们拿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阳间的物件儿,鬼魂一般是碰不到的,就算有道行的鬼魂能碰到,也握不了多大一会儿,尤其是这种依靠阳光生长的植物,上面的阳气极重,要不然为啥桃柳木能制鬼呢,就是因为这些植物在生长过程中,吸收了日月精华,尤其是桃树和柳树,吸收日月精华的能力最强,当然了,竹子是仅次于桃柳木的植物,也能辟邪制鬼,祭炼过的竹筒还能封鬼收魂,好像还有个名字,叫什么“篁牢”。

    我话音没落,罗老三抬起一脚,蹬在了强顺的小肚子上,强顺不由自主地松开竹竿子,蹬蹬蹬朝后倒退好几步,一屁股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罗老-二见状,大声说道: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,老三,你活着的时候,武术没白练呀。”

    罗老三听老-二夸他,得意地又笑了起来,声音沙哑的叫人听着就像在撕破布片子似的。

    罗老三冲地上的强顺笑道:“嘿嘿嘿嘿小伢子,我刚才已经说了,就凭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,来来来,你起来,咱们俩好好练练。”

    强顺咬着牙,挣扎着从地上站立起来,罗老三身子一动,就要再次朝强顺扑过去,不过就在这时候,突然

    “欺负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,来和我练练呀。”罗老三身后莫名其妙出现了一条高大黑影。

    罗老三闻听身后有人说话,猛地一回身,先是一愣,随即抬头朝高大的黑影看了一眼,露出一脸惊愕,“你、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黑影一身黑衣,头上还裹着一块黑布,浑身上下遮挡的严严实实,不过,从身形来看,我觉得有点儿眼熟,声音听着也分外耳熟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,你不是会武术吗,今天我就让你看看,什么叫武术”说着,黑影猛地抬起左手,在罗老三面门前一晃,看着像是要打罗老三,罗老三赶忙用手去挡,但是,左手晃过罗老三面门的同时,右手跟着抬了起来,左手是虚招,右手才是实的,“啪”地一下,黑影的右手掌拍在了罗老三的肩膀上,看着也没用啥力,罗老三却惊呼一声,整个人飞了起来,拖着长长的惊叫声,居然从外面飞过院墙,脑袋朝下栽进了院里。

    院里的罗老-二见状,大惊失色,冲外面的黑影叫道:“你、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黑影连看都没看罗老-二一眼,冷冷说了句,“灭你们的人”紧跟着,身子一晃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罗老-二震惊不已,快步走到罗老三跟前,把罗老三从地拉了起来,“老三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罗老三一脸惊魂未定,而且好像伤的不轻,挣扎好一会儿,这才说话:“刚才刚才那黑影到底是什么人?”我朝罗老三看了一眼,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巴掌,似乎让罗老三难以承受,站都快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罗老-二搀扶着他,朝院外看看,说道:“是一条很强大的鬼魂,应该是这俩小伢子带来的,我们这里没有这样的鬼魂。”

    罗老三闻言,有气无力地看看罗老-二,低声问了一句:“二哥,你说家里那句祖训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罗老-二顿时一激灵,心虚地朝我看了一眼,“你问这个干什么,不可能是真的,巧合而已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巧合吗,可是”罗老三还要再说啥,罗老-二没等他说出来,怒声冲院里那些鬼吼了一句: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把三老爷扶回屋里!”

    一群人闻言,顿时唯唯诺诺,一股脑过来好几个,扶住了罗老三,罗老三这时候,伤情似乎更重了,嘴唇哆嗦着:“二、二哥,祖训要是真的,那咱们、咱们”

    罗老-二连忙冲罗老三一摆手,“你别说了,先回屋里养伤吧。”随即,罗老-二又冲扶着罗老三的几个人吼了一句:“还不快把三老爷扶进屋里!”

    我朝罗老-二跟罗老三看了看,他奶奶的,这都啥年月儿了,还敢自称“老爷”?

    几个人把罗老三扶走了,这时候,外面的强顺也把我的肉身从地上背了起来,大声冲我问了一句,“黄河,我现在该咋办嘞,肉身给你背哪儿去?”

    我快速想了想,回道:“先找地方藏起来,再去找陈道长给我招魂。”

    “咋招呀?”

    我回道:“头脚各点一盏灯,剪一绺我的头发、三滴指血,头发烧成灰,和指血一起弄进水杯里,对着水杯喊三声‘刘黄河刘黄河,不管你在哪儿,水化雨回魂’,喊完找块没有草的干净黄土地,把水泼到上面!”

    我说完,强顺愣住了,似乎没听明白,我又叫道:“你还愣啥呀,没听明白呀!”

    强顺回道:“听明白咧,这么简单不用喊陈道长,我自己就能办咧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大叫:“那还不赶紧走!”

    这时候,罗老-二冷哼一声:“想走,没那么容易。”说着,抬脚就要朝门口走。

    我连忙看向罗老-二,冲他大叫了一声:“你有种就出去试试!”

    罗老-二脚步一顿,停了下来,转身问我,“刚才那条黑影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我裂开嘴笑了,我就知道,罗老-二投鼠忌器不敢出去,他怕出去以后,黑影再给他拍回来。

    我把脸色一正,郑重其事地盯着罗老-二回道:“灭你们的人!”

    “你我先灭了你!”罗老-二的脾气显然比罗老三强多了,不过这时候也有点儿恼羞成怒了,来到我跟前,抬手就要扇我巴掌,不过,手没能落下来。

    我眨巴着眼睛看着他,“你打呀,你今天要是不打我,你就是我孙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”罗老-二嘴唇哆嗦了起来,“好,好,你你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罗老-二转身离开了,我扭过头朝他背影看了看,似乎是朝一个房间里走放,我趁机动了动身子,还是沉重无比,不过,感觉双脚能迈步子了,旋即一咬牙,用上全部的力气,啊地一声大叫,脚掌几乎拖着地面,艰难地朝前迈出一小步。

    这时候,院里还有很多人在看着我,不过他们没一个上前阻止我的,我再用尽全力,把另一只脚迈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我身边突然跑来一个小姑娘,我顿时一愣,小姑娘看着也就十来岁的样子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两根麻花辫,长得挺可爱的。

    小姑娘冲我开口问道:“哥哥,你是来救我们的吗?”

    我又朝小姑娘看了一眼,脱口问道:“你、你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姑娘说道:“我阿爸阿妈,还有我,都被他们抓到这里了,出不去了,我阿妈说,你跟别人一样,你是好人,你能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当即松懈了下来,停脚步疑惑地问道:“谁是你你阿妈?”

    女孩抬手朝我身后一指,我扭头朝身后看了看,就见人群里,有个围着围裙的妇女,穿着一身少数民族的服装。(我对少数民族的服装没啥研究,形容不出来妇女穿的啥衣裳,反整跟电视剧里那些少数民族服装差不多,小女孩穿的是条花裙子,不像少数民族那种。)

    妇女这时正在着急地冲小姑娘招手,见我看她,越发把手招的更快了,似乎不想女孩来我跟前。

    我又朝其他人看看,全是一脸担心地看着小姑娘,似乎不是在担心我会对小姑娘怎么样,而是在担心别的。

    我的恻隐之心生了出来,把身子艰难地转了回去,面向院里这些人,轻声问道:“你们?难道都是被他们罗家抓来的?”

    一群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谁也没吭声,小女孩清脆地回道:“我们就住在这里,他们家的人来了以后,我们就被他们抓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我又看向了小女孩,问道:“你被他们抓来多久了?”

    女孩回道:“我阿妈说,有二十年了,哥哥,你真的能救我们吗,我不想在他们家,他们会打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干咽了口唾沫,你别叫我哥哥了,二十年前你都十岁了,那时候还没我呢。

    我又朝院里这些人看看,男男女女老老少少,怪不得他们村里没人呢,感情都在这儿呢,这是被罗家下咒,把魂拘到家里听用的吧。

    拘来这么多魂,他们家我似乎明白池子中央那座假山,为啥用朱砂通身抹了一遍,那是用来镇魂的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