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仙隐录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146.劫云又至
    邱允儿走到楚诺的石室门前时,却不进去, 而是继续向前, 一绕一拐来到另一间石室里。∨杂∏志∏虫∨

    这间石室有一方和楚诺那间石室里一样大小的石潭, 室内格局也完全相同,也有一滴滴汩汩冒烟的乳白色泉水从石潭侧壁上的泉眼里流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这间了。这边的泉眼和楚诺那边的本是同源,是相通的。”

    邱允儿取出香炉, 指尖燃起一小簇火苗往那一小截香上点了一点,一缕细烟自香头袅袅升起。这缕细烟几乎无色无味,若不仔细看很难发现。

    接着她又念了个口诀,朝细烟一指, 说了声“去”,那细烟便如一条透明小蛇般钻入泉眼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太心急,经脉爆裂而死, 怨不得别人。”石室里回荡着邱允儿懒洋洋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时的楚诺正坐在石潭中,眉头微皱。石潭中的泉水已经不是乳白色, 而是近乎透明了, 她周围的空气中也不再有漂浮的泡沫。

    照邱石所说,一汪石潭中的灵气,即便是给筑基初期修士吸取三日都用不完。筑基修士修炼所需灵气是炼气修士的十倍有余, 而炼气修士因为怕经脉爆裂, 必须控制吸收灵气的速度, 算起来就算在石潭里坐上一整个月, 也不可能把一整潭的灵气吸完。

    可楚诺仅仅打坐了将近十二日, 一潭泉水中的灵气就已经快要干涸了。

    楚诺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空隐灵根突破瓶颈所需的灵气量。虽然经脉和灵根又比先前壮大了许多,但总觉得修为依然卡在那个瓶颈上,无法有本质上的飞跃。

    有了上次筑基失败的经验,她可以肯定,若此时回去吞服筑基丹强行突破,虽然还是可以引来筑基劫云,但多半还是不能筑基成功。

    就在她愁眉不展的时候,忽然感觉有什么无形的东西进入了经脉,经脉里有些酥麻的感觉。她微微一惊,立刻灵识内视,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刚才酥麻的感觉也消失了,感觉就象是经脉微微痉挛了一下。

    修炼多年来,楚诺还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。她迅速将全身经脉和灵根细细查看了一番,却没发现任何不妥。

    莫非是先前修炼速度太快,引起经脉轻度痉挛?

    楚诺叹了口气,缓缓从水中站起。这时水中的灵气已经非常稀薄,甚至还不如空气中的天地灵气,她再继续待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。看来若想筑基,她必须另想办法,或者继续闭关,等待时机。

    站起时带起一片水花,她手上掐了一个避水诀,口中念起避水咒,头发和衣物上的水分便如无数珍珠般滑落。

    一段避水咒还没念完,楚诺忽地站立不稳,噗通一声重新跌落到水中。

    她面色苍白目光惊骇,正在掐诀的手也不住颤抖。就在跌坐水中的那刻,体内经脉不知何故迅速闭合,就象被一双无形的手一寸寸地挤压,将经脉中的灵气全都挤出体外。

    她试图运转炼光聚气诀,可是经脉干瘪,彻底堵塞,灵气根本无法通过。更糟糕的是,那双无形的手现在到了气海处,气海象一块被挤压的海绵一样,剧烈收缩!

    楚诺面色青紫汗如雨下,两座道境山剧烈震颤,识海上方突然弹起一道巨大的红色魔光,紧接着整个识海海面如沸腾一般,跳动起无数魔光电弧。

    正当楚诺想要靠魔性冲开经脉时,原本封闭的经脉、干瘪的气海却不知何故刹那间全部畅通了,一股可怕的吸力自空空荡荡的经脉中传来。顿时潭水卷动,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潭底冲出,而楚诺身周的灵气也开始扭曲旋转。

    一墙之隔外,邱允儿笑得娇艳:“时间差不多了。楚诺,好好尝尝经脉爆裂的滋味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楚诺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出现了状况,当然不会想到是邱允儿做的手脚。为了冲开经脉她鬼使神差地激发了灵根中的魔性,使得药性越发激化,经脉吸收灵气的速度更快、更猛。这时的她就象一个疯狂旋转的真空漩涡,将凡是可以触及的灵气源源不断地抽到体内,化为自身修为。

    莫名骇然中,楚诺发现石潭边的一片青苔迅速枯死。原来她体内的这种可怕的吸力不仅能吸收周围的灵气,连生机都可以抽取,转化成体内修为。

    说来话长,但实际上只是一霎的功夫,石室里的灵气便已被抽干。周围石壁是隔绝灵气的,因此外面的灵气进不来,而石潭泉水中的灵气本来就已经接近干涸,也提供不了多少灵气。

    灵气中断,而体内的吸力似乎仍然在增长,这种感觉比经脉爆裂好不了多少,楚诺觉得如果再吸不到灵气,她就要窒息了。

    难受到极点的时候,整片石潭中的泉水开始沸腾,拍击着石滩边缘,也拍击着泉眼。突然间楚诺感觉到了一丝异样,抬头看住泉眼时,面上泛起古怪的神色。

    对面石室中,邱允儿正准备离开。她虽然看着灵气浓郁的泉水眼热,却也不敢逗留太久。若是被人发现她坏了规矩擅自溜进一间修炼石室,不但要接受宗门处罚,还会从此与东山无缘。

    正当她转身离开之际,石潭中发出一阵古怪声音。她本就有些心虚,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回头张望,只见一个巨大的气泡正从石潭上升起,气泡里白烟滚滚,象一只乳白色的拱形罩子,覆盖住整座石潭。

    气泡升高到泉眼的高度时,忽然嗖的一下,直接钻入泉眼里去了。石潭里的泉水仿佛被一股巨力吸引,掀起数尺高的浪,又哗啦一声落回潭里,水花将整个石室的地面都淋湿了。而再看落回潭中的泉水时,清澈见底,完全不是原来白烟蒸腾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状况?邱允儿小心翼翼地走进石潭,石潭上方的泉眼里依然一滴滴地往下滴落泉水,但滴落的泉水也是清澈的,半点灵气都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她不可置信地朝泉眼伸出手,指尖离泉眼还有数寸远时,突然间,整只手迅速枯槁干瘪,仿若老妇之手,灵气、生机自指尖狂泄而出,涌进泉眼里。

    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,邱允儿整个人向后弹出直接撞上石壁。虽然离开了泉眼,体内的灵气、生机依然在迅速流失,涌入泉眼。原本细嫩的肌肤变得干燥脆弱,细小的皱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全身。

    邱允儿骇然望住那口泉眼,仿佛那里面住着一只吸血猛兽,可以将修士的全身气血吸干!她又发出一声尖叫,象见了鬼一样,不顾一切地冲出石室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楚诺却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身体里似乎有一道无形的闸门被冲开,而闸门打开的后果并不是释放体内的灵气,反倒是疯狂地抽干周围的灵气和生机,化作自身修为。更不妙的是,由于修为狂涨,终于使修为瓶颈有所松动,石洞外隐隐有雷声隆隆,楚诺直觉判断是筑基劫云正在靠近石洞。

    她居然要在此地筑基?这完全是计划外的突发事件,这里不是北山,没有护法大阵,如果有人别有用心偷袭她,她就真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可是筑基劫云一旦降临,谁都无法阻止,要么成功,要么再次失败,没有第二条路可选。

    周围石壁发出一阵如同水波般的震荡,以楚诺所在的石潭为中心,迅速向四面八方扩散。楚诺的灵识里清楚感觉到,体内的吸力正在突破石壁上的禁制,朝更远的几处泉眼伸出了触手。

    听道泉石洞的每一面石壁上都下有隔绝灵气的禁制,导致灵气无法透过石壁。以楚诺目前的修为,本来是远远不足以破坏这些禁制的,但现在她的状况奇特,只要有灵气、有生机,一律都被她吸干榨干,遇到禁制时,直接抽干支持禁制所需的灵气,从根本上瓦解禁制。

    一间间石室先后出现与邱允儿看到的一样的情形,泉眼灵气枯竭,泉水在刹那间被抽干了灵气。庞大数量的精纯灵气带着野兽般的呼啸,突破石壁中的障碍狂涌而来,汇聚到楚诺这里,形成了一道白色漩涡。楚诺的石室中狂风咆哮,石壁震颤,石门几乎被强大的灵压挤飞。

    这时,在楚诺附近的一间石室里,一名昆家核心弟子正坐在石潭中修炼。修炼到关键处时,突然整潭泉水飞向半空。他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何事,冷水瓢泼般蒙头浇下,把他浇成了一只落汤鸡。再低头看时,一潭水清澈透明,灵气全无!

    昆家势大,这名核心弟子平日里被家族和普通修士捧惯了,从来没吃过这种大亏。当时一股热血直往脑门子上冲,想也没想便吼道:“哪只鼠辈抢我灵气!”

    他散开灵识,片刻间查探出发生异常的石室,展开缩地成寸的法术,两步踏到楚诺的石门前,抬起右脚便往石门上踹。

    “叫你抢我灵气!连我昆执的造化也敢抢!”

    刚才散开灵识时,他发现楚诺的修为不过是炼气期,想必又是南山获得宗门奖励的无名小辈,因此才毫无顾忌地发泄怒火。在他想来,楚诺肯定是身怀异宝,才能吸走泉中灵气。因此他一方面的确因为修炼被强行中断而暴躁,另一方面也想借机将楚诺的宝物抢来。这种能无视东山禁制吸取灵气的宝物,叫人想想就觉得眼红。

    脚刚踹出去,还没碰到石门,昆执面色猛的一变,硬生生将踹出去的脚缩回来,飞身朝后方弹出。刚才他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条腿自脚尖开始迅速干瘪下去,身上的灵气连同生机如泄洪般涌入石门。

    昆执有点被吓到了,就刚才那一下,肉身上损失的生机不知要多久才能补得回来。不仅如此,他现在距离那扇石门已有数丈远,依然能感觉到生机和灵气无法控制的不断流失。

    “邪门!”

    能晋阶到核心弟子的行列,昆执也不真的是鲁莽之辈。他立刻判断出,石门内正在发生的异变不是他能够应付得下来的。这么大的动静,估计宗门长老们很快就会现身,他还是赶快逃命好了,继续在待在这里的话,整个人都会被抽成人干了。

    东山之巅的洞府里,两位元婴长老最先察觉听道泉的异变,两人面面相觑,有些不敢相信正在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“这是在筑基?”黑衣长老宇文坚目瞪口呆地道:“筑基需要这般海量的灵气么?”

    白衣长老宇文朴想了想道:“只怕和她的灵根有关。先前她筑基失败,或许是因为北山灵气稀薄,不足以提供足够的灵气冲破瓶颈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“听道泉灵气积累不易,难道就这样任她取用么?其他筑基弟子需要取用时怎么办?”宇文坚脸色阴沉,声音有些发僵,因为此刻楚诺抽取灵气的速度越来越快,实在让他有点肉痛。

    宇文朴轻捋银髯,不以为然地道:“你进入元婴已过百年了,怎生还是这般急躁。筑基劫云已至,此刻我等不应打扰,搅乱她的心境。至于听道泉的损失么,到时让她赔付宗门灵石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赔不起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赔不起岂不是更妙。正好可以名正言顺让她与宗门签下滴血契。头一年若是还不清,后面便利滚利,让她一直欠着宗门的,一直脱不开干系,那么也就不怕别的宗门来挖墙角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还是你想得长远。修为资质这般惊人,又有紫级潜力,果然要防范于未然,不能让别的宗门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石室中的楚诺无缘无故打了个激灵,心里升出一股不妙的感觉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