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仙隐录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147.灵根异变
    灵气还在前赴后继源源不断地狂涌过来。ξ杂★志★虫ξ如此海量的灵气, 楚诺非但半点都没觉得有经脉爆裂的迹象,反倒觉得畅快淋漓,五行气爆诀自行飞速运转, 将浩瀚的灵气转化为修为汇入灵根。

    楚诺吃惊地发现,吸收了大量修为后的灵根居然在生长。原本是蓝、青、红三粒珍珠般大小的灵根, 竟象灵药园里的仙草一样, 抽枝发芽。

    这是在典籍里从未看到过的现象,通常筑基修士的灵根只是比炼气期更为凝练。到了结丹期,灵根会凝练成实体,最后凝成金丹。若是有幸进入元婴, 这枚金丹会长成孩童模样, 那就是元婴了。

    但是灵根发芽, 楚诺从来没听说过。或许这就是身体不由自主疯狂抽干附近灵气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同时楚诺也越来越觉得不妙,这架势是要把整个东山抽干啊!那岂不是拉了全宗门的仇恨?万一哪个脑壳进水的提议让她赔钱怎么办?那要赔多少灵石啊?卖了她也赔不起!

    要命的是, 现在的她根本没法控制, 灵根简直象是个无底洞, 有多少修为都被它吸收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离开这里!楚诺立刻做出了决定。她不想拉仇恨将东山抽干,更不想让太多人看到她身上出现的异变。虽然最终肯定逃不过结丹长老甚至元婴长老的神识, 但能躲开普通弟子也好。

    问题是去哪儿呢?楚诺很快锁定了目标:荒岭!

    荒岭不是御灵宗的辖地, 占地极广,遍布野生妖兽。这样大的地盘,灵气肯定是够的, 要拉仇恨拉的也是妖兽的仇恨, 到时候筑完基走人, 妖兽寻仇也不至于寻到御灵宗里来。

    决心已下,楚诺二话不说祭出飞剑一步踏上。此时她全身真气浩荡,御剑飞行的速度倒是快了许多。荒岭在北山西北方向,她估计以自己现在的速度,大约半日多就可以到达荒岭边缘了。

    御剑飞出石洞,只见听道院内汇聚了七八名筑基修士,有男有女,个个面色惶惶,对着石洞指指点点。这些都是东山的核心弟子,论起辈分来,东山以外的弟子都要向他们见礼。

    楚诺现在最着急的就是尽快赶到荒岭,哪里还顾得上这些细枝末叶的礼节,驾驭飞剑直接从这些人头上飞过。

    下面这些人可都是御灵宗最优秀的核心弟子啊,都是在残酷的东山考核中拼杀出来的,自打入驻东山以来,就从来没有被人这般忽视过。现在楚诺不仅忽视了他们,还从他们头顶上方穿过,怎能不叫他们义愤填膺,顿时怒吼声在脚下响起,几名核心弟子义气势汹汹地直追楚诺而来。

    “鼠辈无礼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!竟敢……啊!我的手怎么了!”

    只喊了几嗓子,怒吼声就变了调。惊呼四起!

    “我脸上怎么长皱纹了!”有女修直接被吓哭。

    “头发!我的头发都白了啊!”

    楚诺心里念了声“无量天尊”,暗道我可不是故意的啊,我已经跑得够快了,是你们自己要追上来的。

    那几名追赶楚诺的核心弟子最先发现自身生机和灵气狂泻,一个个惊怒地倒弹出去。刚才楚诺冲出石洞时速度太快,他们只听见头顶轰的一声有人御剑飞过,却没看清楚御剑的人是什么情况。这回是真真切切地看清楚了,楚诺身周被一股急速旋转的灵气漩涡包围,飞行速度之快,犹如一道白虹划过天际。

    昆执在石洞里是就吃过亏,此刻小心翼翼地跟在人群最后面。他望住楚诺远去的背影打了个激灵,喃喃自语道:“这……这是炼气期修士?这是什么可怕的功法啊。”

    突然前方气势剧变,楚诺感觉自己就象是撞入了厚实的泥浆里,行动便得极为迟缓,并且心里生出强烈的生死危机感,皮肤刺痛、呼吸困难。如果不是此刻身体里真气浩荡,周围又有白色的灵气漩涡保护,此刻已经重伤,从空中摔落了。

    是结丹威压!也只有结丹修士,仅凭威压就可以重创炼气修士。

    但威压是可以控制的,此人还未现身,散出的威压就这般无所顾忌,看来是来者不善。楚诺直接祭出玄铁盾和影木小剑,又将那枚在上古空间炼制的上古瞬移符捏在手中。虽然结丹修士和她的修为有天壤之别,但若是对方真想对她不利,哪怕对方是御灵宗的高层长老,她也不会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一阵紫烟过后,楚诺面前出现舒毕的身影。舒毕有些吃惊地上下打量楚诺,看到楚诺脚下踩的飞剑时,眼里闪过复杂的神色,本就阴沉的脸越发阴沉。

    “楚诺,东山禁止御剑飞行,你……”

    楚诺看到舒毕脸色时就暗叫不好,这舒毕上次在南山折了面子,这次不会是想公报私仇吧,想借口她违反门规把她废了吧。她将灵气注入上古瞬移符,随时可以击破符胆激发瞬移。这枚上古符箓虽然是无价之宝,但结丹修士是何等强悍,为了保命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灵气将将要破开符胆之前,情势又生大变,楚诺耳边听到两声怒吼。

    第一声怒吼从舒毕身后传来,衍老风驰电掣般扑向舒毕,一边骂道:“舒毕老儿!你要作甚!”

    舒毕“啊”了一声,向后急窜几乎要撞上衍老。衍老还在奇怪,自己大招还没发出去呢舒毕怎么就中招了,突然脸色剧变,也和舒毕一样惊骇之极地“啊”了一声,硬生生刹住向前飞跃的身躯,和舒毕一同向后窜出。

    这时邱映塘和昆云深也到了,看到舒毕和衍老时,两人都吃了一惊。舒毕原本是一头黑发,现已花白,下巴上本来就不多的胡须也掉得只剩下几根,看上去甚是可笑。衍老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变化,但脸上神情也是惊骇某名。

    邱映塘愣了片刻,恍然明白过来,伸手指着舒毕哈哈大笑起来:“舒老头,你怎么被人夺了这许多生机,寿元被削去多少?有生之年还能结成元婴吗?”

    她只笑了几声,陡然间象被人掐住了脖子,再笑不下去了。一对眼珠子突出,瞪着自己指向舒毕的手,那样子看起来是真象被人掐住了脖子。

    她看见自己伸出去的手正在慢慢干瘪,虽然变化的速度缓慢,但她能清清楚楚感觉到自己的生机正在一点点流逝。

    骇异中她看向其他三人,其他三名结丹长老都是面无人色,想必也感觉到了这种恐怖的异常。

    “舒长老,晚辈并非明知故犯,晚辈也是有苦衷的,舒长老若是觉得晚辈该罚,那就罚吧。”

    充满生机的年轻女修声音从他们后方传来,四人同时僵硬回头,见楚诺正御剑飞近,一脸愧疚之色。随着楚诺的接近,四名结丹长老生机的流逝更为迅速,并且四人看得分明,这些生机全都涌入缠绕在楚诺周围的白色漩涡,汇入楚诺的经脉。

    楚诺面上愧疚,目光却隐隐透出一丝狡黠。她是看出来了,虽然她无法吸结丹修士身上的灵气,但吸取生机是妥妥的没商量。结丹修士最多的是寿元,最缺的也是寿元。因为结成元婴这种事本就希望渺茫,若是再损失把寿元,那是真别想结婴了。

    所以四名结丹修士发现楚诺目前的神状态后,比核心弟子们还要惊惧,简直避楚诺如避蛇蝎。

    陆续赶来围观的核心弟子们看到这样一幅让他们终身难忘的画面:他们敬仰爱戴的结丹长老们四处逃窜,一名只有炼气修为的女修追着舒毕长老,面色愧疚地道:“舒长老您就惩罚晚辈吧,晚辈是甘愿受罚的。”

    舒毕惊恐万分:“你不要过来!速速离开东山,这般年纪,岂能与你计较!”说完便展开神通,只一步就已在百丈开外,这已经是安全距离了。

    其实舒毕现在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楚诺,但刚刚和楚诺照面时,非但生机流逝让他惊惧,同时有两道严厉的元婴神识笼罩在他身上,也让他出了一头冷汗。

    他明白,楚诺的奇异资质已经引起那两个老不死的兴趣,自己此刻想对楚诺动手已经太晚了。他忽然很后悔,后悔当初没有听舒望之的建议,直接将楚诺灭杀。现在既不可能对楚诺再行拉拢之策,又不能灭杀,还引起了两位老祖的不满,舒家已处在有些尴尬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楚诺也不是真想在这个时候和舒毕较劲,凭她的修为也没法真的和舒毕较劲。能够保住上古瞬移符,她已觉得很幸运,现在的目标依然是荒岭。

    天空中的隆隆之音已越发清晰。晌午的天气,本应阳光正好,此刻却有越来越厚重的乌云汇集到东山。气压很低,空气中却没有一点潮湿的感觉,这成片的乌云并非雨云。这时不仅是早有察觉的结丹修士,所有的筑基修士也都明白过来,这是筑基劫云!而此间能够筑基的,也只有楚诺一人。

    楚诺全速朝西北方向飞行。头上是乌云压顶,身后是白虹贯日,远远望去,仿佛一条白色长龙拖着一大片乌云飞驰而行。

    在楚诺身后,猥琐地尾随着四名结丹修士,即怕速度太快被白虹扫到损失了生机,又怕怯懦之意太过明显,被一众筑基小辈们日后笑话。

    在四名结丹修士后面,更猥琐地尾随着一班核心弟子。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核心弟子,其实心里对自己这种偷窥师妹筑基的行为是很不齿的,但实在抵挡不了内心的冲动。

    在这班核心弟子的身后,无比猥琐地尾随着其他筑基弟子。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前方发生什么事,急切地到处打听,最后得到的答案是:前方出现异宝,接丹长老都出动了,核心弟子几乎没一个落下,我等跟去说不定能捡些便宜。

    楚诺烦不胜烦,身后跟了一大串油瓶不说,灵识里,符剑沐浴在越来越浩瀚的识海中狂笑不止,双牙则在灵兽镯力哀嚎。原来灵根产生的可怕吸力不仅对外界发生作用,对双牙也是一样。虽然躲在灵兽镯里,生机和灵气的损失要比外界小得多,但这样持续下去双牙也坚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从东山到荒岭,中间要穿过北山山区,楚诺的西二十九区正好在这条直线上。随着双牙的哀嚎越来越幽怨,楚诺心急如焚,直奔自己的小木屋方向,想趁机放下双牙。跟得最紧的结丹修士不至于会想要抢她的双牙,再说双牙已被她封印,就算抢去也不能改主。

    快到小木屋时,乌云已经浓密得仿佛要从空中坠下。可怕的霹雳声后,一道金雷直接朝楚诺劈下。

    “筑基雷劫?”几名结丹长老面面相觑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