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仙隐录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148.乱雷劫
    正常情况下筑基级别根本不会有雷劫, 有雷劫是因为修行者资质逆天,天道意欲灭之。≒杂﹤志﹤虫≒能见到筑基雷劫,可说是万里无一, 是一种奇迹。

    但这两年里,他们已看到三次筑基级别的雷劫。

    一次是慕容断的。虽然当时慕容不知躲在何处筑基, 他们没有亲眼看到, 也不知雷劫之数,但两位元婴老祖的强大神识却感受到了筑基雷劫的气息。二是双牙的九雷劫,双牙身负上古传承,又是妖兽, 遭遇雷劫是理所当然的。

    第三次就是楚诺现在的雷劫了。四人都在猜测楚诺的雷劫之数, 都觉得既然楚诺的战兽若是九雷劫, 那么楚诺也遭遇九雷劫的可能性最大。

    楚诺也知道筑基雷劫不能躲,便咬牙承了这一击。立时肩头衣物焦黑, 露出里面的巨灵珠丝背心。

    雷劫分为三部分, 普通天雷、金身雷和元神雷, 目前还只是天雷。巨灵珠丝背心应付天雷还是不在话下的,让楚诺意外的是, 自己身上没有被保护的部分居然也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再一细想便明白了。此刻她身体的状态正处在疯狂吸收生机和灵气中, 这样大量的生机和灵气,就算受伤也会瞬间复原。并且复原的速度足够快,快到她都感觉不到身体受伤。

    第二道、第三道天雷接连砸下。

    邱映塘击掌大笑:“我御灵宗果然要再出一名九雷劫筑基修士了!可喜可贺!”

    昆云深没好气地道:“雷劫才刚开始, 能不能过得了都难说!”

    舒毕更是刻薄:“有什么可喜可贺的?她又不是你徒弟, 她若是筑基成功, 势必占掉一个核心弟子名额。说不定就是你家那个娇滴滴的邱允儿被挤掉,很可喜么!”

    邱映塘呆住,想想也对,邱允儿若是被挤掉了,那楚诺筑基对邱家来说好象并不是什么好事。但是想到有女修渡筑基雷劫,又觉得这是值得整个御灵宗女修都自豪的事,让那些整日里想着炉鼎的猥琐老头子们都去死吧。

    衍老是散修出身,又是符修出身,早把楚诺当作自己人了,心里也甚是喜欢。特别看到舒毕和昆云深青黄不接的脸色后,心里更是畅快。他一直对这些家族修士看不顺眼,不是阴险毒辣就是专横跋扈,象邱映塘这样性子单纯的简直是奇葩了。

    再看邱映塘,张大了嘴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。大约又被憋到了,脖子一直打了一个嗝。这声嗝不得了,居然伴随着剧烈的雷击声,把衍老三人都吓了一跳,然后四人的脸色都开始变了。

    这雷声不是邱映塘嗝出来的,是楚诺的雷劫声啊。这次依然是普通天雷。

    “天雷过三数……难道是十八雷劫?”

    十八雷劫已经是普通结丹修士遭遇的基本雷劫了,筑基就赶上十八雷劫,简直叫人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但很快四人知道他们还是错了。继第四道雷后,无数天雷噼里啪啦炒豆子一样落下,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数目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到底是什么雷劫?”邱映塘面无人色。

    “乱雷劫?”东山之巅上,宇文朴和宇文坚骇然对视一眼,同时跨出了洞府。

    “传闻只有体内产生实体逆天道境,令天道震怒时才有的雷劫?”宇文坚遥望北山,面有忧色,“天道降怒,要将怒火发泄殆尽后天雷才会终止,传说中遭遇乱雷劫的修士无一活命啊,而且以结丹修士居多。”

    宇文朴沉思片刻,缓缓道:“我看楚诺有所不同,现在看来,其灵根狂吸天地灵气与生机,不但是突破修为瓶颈的需要,也是应付乱雷劫的一种手段,助此女快速修复。”

    他抬头望天,目中颇有深意:“天道并非只有一层。此界中的天道要维持此界的力量平衡,而此界外的天道亦要维持此界天道与众生之间的平衡。传闻中的魔修,遭遇的天劫比我等人族修士更为厉害。然而并非所有魔修都无法通过天劫,只不过魔修比我等人族修士战力更为强悍,能够通过天劫的数量也就比我等稀少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坚默然不语,许久后忽道:“你曾说,天道无情,对人修、妖修、魔修其实一视同仁,都要受天地法则约束。因此你明知慕容断身上有魔气,也不予理会?”

    “修什么道,都是缘分,都是造化。只要他不伤害到御灵宗的根本,他修什么道,你我本无权干涉。让天道去决定他的未来吧,又或者他能抗衡天道,决定自己的未来……嗯?楚诺的心境似乎有些不稳了。”

    楚诺从没见过这样的天雷,简直劈头盖脸一股脑儿地乱砸。她现在有些体会到当年被她拿巨石符乱砸的伏川的心情了。这还是天雷吗?这根本就是把她扔到了雷池里洗澡啊。

    灵根受到乱雷的刺激,为了将肉身恢复的速度提升到最快,吸力已经涨到极限。楚诺看到自己所过之处,狂风呼啸,草木枯萎,土地焦黄,再一望自己的山头方向,心里喊了一声不好。

    山头那些灵兽妖兽十二日不见楚诺,如隔十二秋,老远闻到楚诺的气息,心里那个激动啊,总算又有饲灵丸吃了。于是爬的滚的飞的跑的,争先恐后抢出自己的巢穴,屁颠屁颠涌向山头。

    出来之后才发现不对,生机灵气向外狂泻,树木花草迅速枯萎,然后就看到头顶乱雷齐下、裹挟着狂风、漩涡的楚诺出现在远处上方视野里。

    楚诺冷汗都下来了,她此时要是降落在小木屋前,会出妖命啊。正想着要不要冒险将双牙从灵兽镯内唤出,让它自行逃跑,忽然看到一群妖兽灵兽后方一道孤烟般的人影。

    慕容断?

    慕容断面色镇定,手掌一翻,掌心已多了一只小鼎。自小鼎内部散出黄光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黄色光罩。这光罩虽然不能完全阻挡楚诺的吸力,但人在其中,灵气和生机的损失减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都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随着慕容断淡淡的声音响起,灵兽妖兽们才反应过来,爬的滚的飞的跑的,争先恐后往光罩里钻。楚诺从远处望去,见一群兽类挤在慕容断的黄色光罩下,怎么看怎么觉得象一只老母鸡护着一群小鸡……

    慕容断凝望上空,直到楚诺从头顶呼啸而过,突然一样黑乎乎的东西从天而降,向他砸下来。他伸手一捞,见是一只灵兽镯,同时耳边响起楚诺的声音:

    “帮我保管好双牙!看好你身边那些东西,别让后面的人顺手牵羊带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断微微一笑,淡淡地对手中镯子说了句“乖”,便将镯子揣入怀里。

    双牙刚喘了口气,听到慕容断那声“乖”立刻打了个冷战。自第一次见到慕容断,它就能感觉到他身上的一种特殊威压。五年过去,慕容断修为又涨,如今给它的感觉,仿佛是一只沉默的万年凶兽站在面前。明明是人族修士,为何会让它有种面对强大同类的感觉?

    楚诺扔下兽牙,再无顾虑,带着乱雷朝荒岭方向加速飞行。除了乱雷的频率已将她身上没有保护的地方灼出焦痕,一路之上再没有任何阻碍。荒岭的野生妖兽都很警觉,远远听到这样的动静都早早躲开。

    大半日后,楚诺在荒岭一处宽广的峡谷中停下。这时乱雷已逐渐稀疏,灵根的吸力也迅速减弱,三灵根现在的样子是一株三色藤蔓,灵气充盈,隐隐发光。

    四名结丹长老见她停下,便盘坐在附近数十丈远的地方,看似护法,但是不是真心护法,只有他们自己心里知道了。尾随的核心弟子们被衍老呵斥了几句,退到更远处。

    虽然这不是最理想的地方,但楚诺也只能将就了。头顶乌云形成一个又一个巨大漩涡,漩涡里隐隐有金光闪烁,金身雷就要降临。

    漆黑的漩涡内迸发出极为刺眼的金光,强大的气浪将附近结丹长老的须发衣衫吹得烈烈作响,楚诺耳边不断传来狂风呼啸和闪电撕裂虚空的声音。

    衍老将一只储物袋投向楚诺,喊了声:“接着。”

    楚诺接过打开一看,立刻朝衍老深深一拜。储物袋里是三件中阶极品防御法器,每一件都强过楚诺身上的防御法器。

    并非衍老小气不给楚诺更强的法器。一来楚诺现在的修为无法驱使更高阶的法器,二来太逆天的法器有机会引起历劫修士反噬,增加雷劫的数量和强度,否则每个高阶修士历劫时带上一堆逆天防器岂不是都能过关了。

    楚诺刚刚祭出其中的一面铜镜法器,无数细密的金色闪电就已落下,编织成一道顶天立地的网,将天空与大地连接起来,在楚诺周围形成了一个直径十数丈的雷区。

    第一道金身雷横空降世,宛若金龙怒啸,直接将铜镜霹成两段,余威斩在楚诺左臂上。金雷迸发出的金光、楚诺左肩上溅起的热血、还有楚诺释放出的五行气爆诀撞击在一起,天道的毁灭之意、和楚诺强大的生机、执着的反抗撞击在一起,恍若火山喷发,令人骇然眩目。

    一切平息时,楚诺依然保持背对众人的姿势屹立在原地。左臂大片焦糊,身上没有血迹,伤口在炙热的雷电下凝结成黑色。

    四名结丹长老都倒吸一口凉气,更不用说远处惊骇莫名的筑基修士了。没有人觉得楚诺用了衍老赠送的法器有什么不公平,因为这金身雷根本不是一个炼气修士可以抵挡的,甚至筑基初期修士抵挡下来都颇为困难。这金身雷劫比双牙那次更为强悍,天道毁灭楚诺的意志是如此强烈。

    第二道金雷落下,比第一道雷粗大了一圈。楚诺这次祭出了一柄玄铁伞,金雷直透伞背,劈在楚诺左肩上。巨灵蛛丝背心发出被撕裂的哀叫,自左肩下的锁骨处一直裂到背后肩胛骨处,焦黑一片。

    楚诺喷出一口鲜血,终于站立不住半跪到地上,长发垂下,遮住了肩头。金色电网仿佛无数凶兽的锯齿,发出磨牙般的刺耳声音,将电网中心楚诺的身影笼罩得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邱映塘双手握拳,神情异常紧张地望向楚诺,忽地想起什么,抬手朝楚诺方向挥出一方丝帕。丝帕见风猛长,将楚诺的身影彻底遮住。

    邱映塘阴沉着脸转向身后,刻意散出的强大修为让那些核心弟子们都快要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女修筑基,男修避让!偷偷摸摸的看什么!全部给我再退后三十丈!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