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仙隐录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149.九雷劫筑基
    楚诺本来是半跪着, 听到邱映塘的咆哮差点没趴到地上。じ杂﹢志﹢虫じ好吧,她从来没想到过这一层, 谁筑基不是偷偷摸摸藏在自己家里, 大庭广众下被人围观着筑基大概也只有她一人了。

    两道金身雷后出现了片刻的安静,但很快, 天空被第二道金雷撕裂的缝隙被迅速填补起来, 一层一又层的乌云翻滚着涌向雷劫中心,在楚诺头顶形成了一个比先前更为巨大的漩涡。漩涡中心在旋转中逐渐打开,空洞越来越大,里面金光刺目、雷声轰鸣。

    雷劫间隔的时间越长, 雷劫的威力越大。第三道金身雷正在酝酿中,还没有落下已能远远感觉到乌云之下可怕的威压。

    邱映塘扯住衍老的袖子急道:“这雷劫到底是怎么回事, 就算是筑基修士也抵挡不住啊。我等能帮她一把么?”

    衍老双唇紧抿, 摇了摇头:“没用的, 这是筑基雷劫,是她本人必须承受的。我们若是帮她分担, 不但她的雷劫会重来,我们自己也会引劫上身。”

    舒毕冷笑道:“邱长老可是结丹雷劫还没受够,想再来一次?况且她若被雷劫击毙, 你邱家岂不是等于多了一个核心弟子名额?”

    邱映塘大怒:“怎么不说是你指望她陨落在这里, 好给你们舒家多一个名额?我邱家弟子要争核心弟子名额也是堂堂正正地去争,若是技不如人失了这名额也无话可说。凭我邱家弟子的聪慧刻苦, 难道还怕找不到大道的方向吗?想当年老身就不是核心弟子, 不一样也结丹了!”

    邱映塘本于舒毕没有过节, 但舒毕一再刻薄阴损,让本就脾气暴躁的她窜起一股邪火。舒毕被她吼得耳朵发炸,索性闭眼不说话。

    昆云深叹了一口气道:“若是她的战兽还在,倒是能帮一下。只是,依我看来,这第三道金身雷非同小可,即便是她的通智级战兽还在,也是身陨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喜楚诺,但此刻也生出惜才之意来,摇头道:“这般资质,若是陨落倒也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四名结丹长老都不看好楚诺时,楚诺脸上却没有半点怯意,反而主动出击了。她取出事先准备好的各种丹药,大把倒入口中,然后祭出了衍老赠的最后一件法器-一口金钟。接着将储物袋中所有的冰盾符全部祭出,在头顶形成了一道重重叠叠的冰墙,又将所有的回春符全部祭出拍在身上。

    四老再次目瞪口呆,虽然邱映塘的丝帕挡住了视线,但楚诺做了些什么动作他们还是能靠灵识感知得清清楚楚的。四老虽然都是身价不菲,但还从没见过一名炼气修士一下取出这么多数量的双倍威力符。这得要多少灵石啊,这就是符修的好处了,人家不用花大把灵石去买,可以自己炼制,邱映塘几人都有意无意地瞥了也是符修出身的衍老一眼。

    衍老抬头望向仿佛铁水般搅动的劫云,拍着大腿心痛不已的样子:“可惜了,这资质真是可惜了。雷劫威压强到这种程度,恐怕再多法器符箓都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楚诺头顶的漩涡中心突然炸开,一道水缸般粗细的金雷破开天际,以万钧之势朝楚诺砸下。楚诺的身影在金雷之下恍如蝼蚁,渺小到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金雷的速度太快,仿佛还没触到楚诺祭出的金钟和冰墙,两道防御线就已经溃散。金钟化为焦土,冰墙则直接气化了。

    这时楚诺的五行气爆诀已运行到极致,金钟、冰墙溃散的刹那,一道五色气爆象一只巨大透明的罩子,朝金雷迎头撞上。

    衍老、昆云深、邱映塘、舒毕同时站起,同时惊呼。

    “什么!她竟想把金雷挡回去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击退金雷这种事,只有元婴修士才能做到!”

    “她资质再好也不会好到这种程度吧!”

    “自负!”

    气爆撞上金雷时,居然没有被立时击溃,竟真的抵住了金雷。

    四老倒吸冷气的同时,楚诺头顶升起三道青云幻影,每朵青云里都有一个斗大的“诺”字。紧接着三道奔腾呼啸的风墙自她掌心窜出,将她紧紧裹住。

    就在三枚风雷符被激发的这刻,气爆也终于抵挡不住金雷,四处溃散。金雷仿佛巨龙的大口,一口咬住了奔腾的风墙。

    风墙比气爆的防御力强得多,这回坚持了三息的时间,崩溃前还吸收了一部分金雷的能量,雷光四射击溃了一小部分斩向楚诺的金雷。

    金雷最后劈在楚诺身上时,威力已小了一半。但就这只有一半的金雷,威力依然强大得可怕,带着毁天灭地的气息将楚诺一口吞没!

    衍老和邱映塘大惊失色,灵识中“看”到楚诺倒地,还闻到了一股焦腥味。两老同时飞向雷区,又同时被两道元神雷弹回,神情萎顿而紧张。

    “你俩急什么。”昆云深嘴上这么说,放在背后的手却也紧了一紧,“劫云既然没有消散,说明她还未死。”

    邱映塘和衍老同时松了一口气,却又立刻面色凝重地望向雷网。

    就在楚诺被金身雷劈中的那刻,她感觉身体仿佛要被劈开一般,连身上的巨灵蛛丝背心也不堪重负遍布裂痕,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光泽。她不是炼体修士,没有炼体术,这个时候灵识再强大都没有用,都无法扭转血肉焦糊、骨碎筋裂的命运。

    这时,丹田中那株长成藤蔓一般的灵根忽然大放光芒,一股强大无比的生机涌向楚诺全身。一路上楚诺疯狂吸入的生机现在起作用了,生机过处,血肉、筋骨迅速生长。

    毁灭的力量与灵根释放出的生机互相抵消,当楚诺身上的跳动金弧完全消失时,她终于又站起身。虽然疲惫不堪,虽然刚才那种能让灵魂发狂的疼痛还回荡在脑际,但她终是抵挡住了金身雷,又屹立在天地之间、雷区之内!

    “竟真的过关?”舒毕简直不敢相信,连筑基修士都不堪一击的金身雷,连炼体修士都要为之崩溃的天威,楚诺竟真凭自己的肉身挡住了。但他不由得不相信,灵识的感知比眼睛看到的更真切。

    然而雷劫依然没有停止,云层中出现越来越密集的点点金光,逐渐连成一片,整个峡谷象是沐浴在金光中。

    “元神雷!”衍老轻呼,面色从未如此凝重。

    对于大多数经历雷劫的修士来说,现在这关才是最危险的时刻。金身雷只毁肉身,元神尚可投入轮回。元神雷毁灭元神,若是陨落,连轮回的机会都丧失了。修士既然逆天而行,若是失败,天道的惩罚是极其严厉的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九雷劫!”邱映塘立刻摇头,“不对不对,九雷劫是三道天雷,三道金身雷,三重元神雷。她的天雷……不知是几道了。”

    昆云深接口道:“形式还是九雷劫的形式,不知她是否能再接下最后这三重元神雷。”不知为何,他起初根本不把楚诺的死活放在心上,跟来也只是看好戏,现在却也有些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漩涡中心再次裂开,却没有降下什么雷劫,而是缓缓降落了一滴五色液体。

    “是灵浆!”

    衍老和邱映塘同时朝楚诺传音:“快吞下,对你大有好处!”

    楚诺远远就感觉到这滴五色液体中蕴含的浑厚能量,当她企图通过炼光聚气诀也看透液体中的脉络时,竟什么也看不到,只看到一团模糊的五色光。而液体滴下时,空气中的灵气脉络仿佛臣民见到君王一般,自动向两边退让,一看就是不凡之物。

    现在听衍老和邱映塘这么说,楚诺更不犹豫。她方才已从储物袋中取出衣物重新换好,现在长袖挥出,一道灵气接住五色灵浆,一点不漏地送入口中。

    有一种类似酒香的气味顷刻间钻入五脏肺腑,耳边传来袅袅仙音。这就是天地生机的味道么?楚诺觉得身体轻若无物,仿佛要化为清风,与天地融合。

    气海更加充盈,楚诺的三色元神变得更加通透耀眼。更奇妙的是,原先因为释放大量生机而变得有些萎靡的灵根,吸收灵浆后重新舒展开枝蔓,在火、木、水三根枝头分别结出了红、青、蓝三粒圆形果实,果实内部隐隐有仙音袅袅,散发出柔和光芒。

    道境山中,凝晶兽和蓝雀的元神早被楚诺修复,先前还黯淡无光的两兽元神,在楚诺吸收了灵浆后,似乎增加了些许光泽,内部也似乎有了些许变化。

    楚诺还来不及探究这些奇异的变化,天道也不会给她太多准备的时间,第一重元神雷已洒下。元神雷并不是孤零零的一道,而是如万刃齐发般占据了整个雷区。

    这元神雷劫与双牙那次完全不在同一等级上,第一重雷过,楚诺瞬间丧失了意识,识海崩裂,出现无数裂缝,这些裂缝迅速扩张吞噬灵识,眼看识海就要枯竭!

    灵根上那粒火色果实突然爆裂,一股带着洪荒气息的纯净能量冲入经脉,转瞬便到达识海。只片刻功夫,裂缝不断缩小,最后终于消失,识海竟奇迹般地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楚诺晦暗的元神重现生机,旁边凝晶兽和蓝雀的元神似乎也发出了一些微弱光芒。一些残余的元神雷被留在了识海上空,与先前那些双牙的元神雷融合在一起,形成一个金光灿灿的圆球。

    第二重雷过,更多更强的元神雷刺入楚诺灵识。识海再次崩裂,这次连第一座道境山都有崩塌的趋势。

    早已被楚诺扔进道境山的刑敖元神惨叫,而楚诺自己的元神和两兽元神上,因为道境山开始崩塌的关系,隐隐出现了细丝般的裂缝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的时刻,灵根上青、蓝两粒果实同时爆裂,散出了双倍的能量,再次恢复了楚诺的识海,遍布裂缝的道境山也迅速复原。

    楚诺吃惊地看到,在灵根强大的能量滋润下,不但自己和刑敖的元神恢复如初,凝晶兽和蓝雀的元神也更加明亮,内部的脉络甚至有运转起来的迹象,散发出丝丝极其微弱的元神之力。

    顾不上疼痛,楚诺立刻将灵识探入万兽镯,这一探之下几乎让她惊呼出来。

    万兽镯里,凝晶兽和蓝雀那两具沉睡了数年的“尸体”,此刻虽然还没有复苏的迹象,但一身死气尽去,感觉上已不象是尸体了!

    但这时,第三重元神雷已至,而现在,灵根上已没有任何果实了。

    楚诺暗叫了声不好,勉励抵御。这次她没有立刻丧失意识,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识海崩裂。

    第一座道境山支撑了数息后也开始崩裂。接下去是第二座道境山,剧烈震颤后依然没有坚持过数息,也开始崩裂。

    若是和陨落在元神雷下,便从此与轮回绝缘。不但是楚诺自己,她灵识内的两兽元神、还有刑敖元神,都会被波及,彻底的灰飞烟灭,无法进入轮回。而与她滴血认主的符剑,其中的剑灵亦会毁灭。

    楚诺不想自己的修仙之路竟然是如此终结,也不想刚刚看到的希望就这样结束。这不是第一次感到绝望,却是最最绝望的一次。但即便是这样的绝望中,她也依然在勉励支持,即便她注定被天道毁灭,即便这次以后再不会有“楚诺”这个灵魂存在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意识即将失去的那一刻,楚诺听到两道熟悉、久违的声音:

    “这是筑基雷劫?本尊还从未见过连筑基修士都能毁灭的筑基雷劫!”

    “卧槽!天道也会作弊!气死爷爷了!”

    楚诺突然有种想哭又想笑的冲动。六年苦修,她真相生命可以再延续一刻,哪怕一刻都好。然而现在,她的无感正在快速消失,很快连听觉都模糊了。

    一阵古老晦涩的口诀响起,接着两道清喝。

    “春回大地!”“魔光返照!”

    霎时间楚诺灵识内妖气纵横、魔光绚烂,两股磅礴的气息,在楚诺识海中散开。在一声尖细的狂笑声中,楚诺的识海、道境山迅速愈合。

    “天道又如何?吾乃天地间最伟大之魔兽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阴柔的冷哼将狂笑声打断:“你年纪大了,死了太多次,又复活了太多次,记忆受损了,连台词都说错了。第一句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那道尖细的声音猛咳了一阵,懊恼道:“老滑头!你才年纪大了!”

    它清了清嗓门,用它自以为低沉、实际上还是很尖细的声音道:“吾,上古鲲鹏第十三孙。唤醒吾者,乃吾主!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